看片点这里
提示:请按Ctrl+D收藏本站!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» 暴力虐待» 含羞受辱的王欣

含羞受辱的王欣
发布时间:2019-05-26 02:06:46   浏览次数:314

暖暖的太陽舒服的掛在天上,空氣中飄溢著秋天特有的香味,王欣走在小城的主幹道上,騎著那輛嶄新的變速自行車



想起這個自行車,她的心中就充滿了甜蜜,作為學術交流的丈夫每年能從國外回來探親一次,上個月就是丈夫回來的日子,看到王欣的自行車



還是老式的,而且已經很舊了,就買了這輛新的給他,還買了一身杏黃色套裝送給這位在高中裡面擔任語文老師的愛妻,王欣現在身上這套收



腰性感套裝就是丈夫的禮物。



這是一個典型的北方城市,同樣也有一個美麗的秋天,這樣的城市孕育了他那豪爽也具有迷離野性的兒女。



  「媽媽……」不知何時兒子已經站在身邊。



  「你怎麼不開門進去!」兒子問到。



  王欣意識到自己想著那些事情愣了神,笑了笑,開了鎖進門……



  浴室裡面的水流已經很熱了,兒子剛剛洗過,裡面還有殘留的大量蒸汽。



  「你不老,你看你,還是年輕時的模樣,那麼漂亮,那麼性感!」表姐說。



  一個人獨處的房間給了王欣最大的安全感,也讓她想要追求更大的放縱。



  兒子說:「噢,我剛才上廁所,肚子有點疼。」



  表姐看出了王欣的狀況,也不多說什麼,三個人就這樣安靜的看著電視。



  王欣偷偷瞄了瞄兒子,沒發現他的表情有什麼不對,也就徹底放心了。



  他嫉妒爸爸,有這樣好的女人,不在家裡守著,卻要出去浪費生命。



  「不知道小偉那裡怎麼樣了,他會不會真的看到了呢?」



  叮鈴……



  床頭電話的聲音把王欣從胡思亂想中驚動,「這麼晚了,會是誰呢?」



  「請問田老師在麼!」



  「我就是,你是……」



  「我是宇忻啊,最近好麼,田老師?」



  「哦,我挺好的,你在什麼地方呢?」



  宇忻後來考到外地讀了大學,很久沒有他的消息了,想來有3、4年了。



  「哦,我到時候看看吧,有空就過來!」



  「不,老師一定要過來,我們都想你呢!」



  「你們都是年輕人,我過去你們會拘束的。」



  「嗨,這位是……」



  王欣停頓了一下,她已經記不起這幾位學生的名字了,不免的有點尷尬。



  「哦,他不就是大頭麼。」



  宇忻接過了話,很明顯他也看出了王欣的尷尬。



  大家都笑了:「老師,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哦!」



  「老師,您還是那麼漂亮哦……」



  大家七嘴八舌的敞開了話題,場面也熱鬧起來……



  微醉的王欣起身去了衛生間。



  「能看到這些學生今天的成長,真是開心啊!」



  「來,我們再喝最後一杯!」王欣有些微晃的向宇忻走去。



  「啊!」王欣向前倒去,一下子整個人半倚在宇忻懷裡。



  「幾個月沒碰過男人了!」王欣的愛液洶湧地湧出來,同時悲哀的想。



  「快了,快到高潮了!」久違的快感讓王欣欲罷不能。



  「我要……」王欣從牙縫中擠出了這兩個字。



  王欣錯愕……



  「我從小就這樣了,這是一種病!」擁有強壯肌肉的宇忻像是快要哭了。



  「唉,老師不怪你。那你為什麼還挑逗我!」王欣幽幽地說。



  「你…」王欣揚起手,卻沒有打下去,女人的母性和仁慈又發揮了作用。



  「你喜歡就拿去吧,但是不能給大頭,也不能和他說。」王欣歎了口氣。



  「應該好好清洗一下了!」王欣突然想到。



  更因為自己的兒子小偉就坐在旁邊入迷的聽著,這種場合太讓人害羞了。



  「鈴……鈴鈴……」



  就在王欣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,家裡的電話鈴聲響起。



  「喂,田老師,我是宇忻。」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王欣的耳朵。



  「哦,宇忻,什麼事情?」王欣故作鎮定。



  「老師,我……我想約你出來,就現在,行麼?」宇忻的語氣很怯懦。



  「田老師,求求你,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。」宇忻好像更加怯懦了。



  「你……你什麼意思?」王欣非常氣憤,宇忻明顯是威脅。



  「我的意思是,我上次拍了照……」宇忻幽幽地說。



  「晚上9:00到中央公園門口,你如果不來,自己看著辦吧!」



  宇忻「啪」的掛上了電話,只剩下目瞪口呆的王欣,拿著電話機發呆。



  表姨一直沒說什麼,慢慢的喝了幾口紅酒,似乎若有所思……



  表姨突然站了起來,趴在了客廳的沙發上,高高翹起屁股,對著小偉。



  她根本沒有穿內褲!



  這樣的姿勢、這樣的場合,慾火焚身的兩個男女。



  「小偉,把你的小雞雞掏出來,插進去,就是這裡。」表姨淫蕩的叫著。



  小偉用力一挺,肉棒一下子進入到火熱的陰道中。



  沒錯,這個人正是宇忻!



  王欣身體一抖,宇忻的話又讓她吃了一驚。



  「沒什麼,希望田老師聽我說說話,並適當的配合我一下。」



  「怎麼配合?」王欣已經完全沒了脾氣。



  她知道,她已經無法逃離。



  王欣覺得身體快要融化了,陰道被抽插,已經淫水漣漣,肛門又被戲弄。



  女人啊,水作的動物,肉作的情感!



  「王欣,告訴我,剛才我玩弄的是什麼地方?」宇忻遊戲般的口氣。



  「是,你快哦,求求你了,宇忻!」王欣急了。



  「不行,我不能!你們,你們都嘲笑我!」宇忻突然狂吼。



  「你走吧,讓我靜一靜!」宇忻突然很沮喪。



  「那,我先走了。你,保重!」



  又是一次失敗的挑逗,王欣仍舊沒有體會到性交的樂趣。



  王欣回到家裡,客廳的時鐘已經指向了淩晨一點鐘。



  慢慢蹲下身子,將兩條腿盡量的分開,姿勢有些淫靡…



  害羞的用食指插進去,想把破碎的果凍扣出來。



  感受到菊花的緊密,也有一些被插入的快感。



  真是奇妙的一個洞穴所在…



  老公、宇忻,飛速的在王欣的大腦中閃過,但都沒有停留。



  「小偉?」王欣被自己嚇了一跳,怎麼會在幻想裡面有他?



  「難道是賓館裡的自慰表演那件事對自己有了影響?真是要墮落了!」



  夢囈般的幻想,王欣已欲罷不能…



  「砰!」浴室的門突然被撞開…



  朦朧的水汽中,闖進來一個人,是小偉!



  「哦…」小偉也同樣錯愕的表情。



  「小偉,你快出去,快!媽媽沒事!」王欣回過神來,幾乎哀求的說…



  小偉走出了浴室,回到了自己房間,並輕輕的關上了房門。



  美麗的女人慢慢的站了起來,草草的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…



  抱著漂亮的表姨,有種自己女人的愛戀感覺。



  「表姨,我喜歡你!」典型的小男生表白。



  「你,喜歡你媽媽?」表姨幽幽的問道。



  「告訴表姨,你,是不是想過對你媽媽這樣?」表姨好像突然來了興趣。



  「沒有,真的沒有。」小偉馬上否認,他還不想表姨知道自己的心事。



  「那,我…我,我有。」小偉囁嚅說道。



  「嗯,想了好久了,可是這是不可能的。」小偉開始坦白了。



  「嗯,看過。」



  「就是那次在賓館…」



  「想,好想,可是沒有機會!」小偉非常坦誠。



  「表姨幫你好不好,你要尋找機會啊!」



  猛烈的抽插,女人柔媚的叫床聲,這一切都讓小偉瘋狂。



  「啊?」小偉有些錯愕,但仍在抽插。



  「媽媽?」小偉肉棒一下子變得更硬。



  王欣溜進浴室的時候,小偉就躲在自己房間門口,留意媽媽的聲音。



  小偉可不想等三天,他想馬上就實施,但是哪有機會哦?



  「一定要聽表姨的話,把美麗風騷的媽媽弄到手。」小偉似乎下了決心。



  昏沈的睡了一覺,王欣醒來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,昨夜的一切都像是夢。



  淫夢還是噩夢呢,王欣不知道。



  牆角,昨天穿過的裙子、內衣,縮成一團堆在那裡。



  「唉!」王欣歎了口氣,拿起髒衣服,走入衛生間。



  「咦!?」王欣看到了表姐的內褲,襠部分明有大量分泌物乾涸的痕跡。



  一種熟悉的氣味飄入鼻孔,那是男人精液的味道,混合著表姐女人的芳香。



  「不過昨天真的很刺激,看來亂倫帶來的倫理落差,真的會使人瘋狂。」



  王欣開始分析自己的心理了。



  「以後還是不要幻想小偉了吧。」王欣給自己下決心。



  王欣沈浸在迷亂的臆想中,兩腿之間的美麗花瓣也有點濕潤…



  洗衣機突然停止轉動,開始排水,聲音的變化讓王欣一下子清醒過來。



  「怎麼還在想那些事情?真是墮落。」王欣極力的想把思緒扳回來。



  「那怎麼辦呢?這件事要盡快解決…」王欣一時沒了主意。



  「哦,昨天見了幾個朋友,聊天聊得晚了!」王欣有些歉意的答道。



  「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?」王欣狡黠的反問道。



  「對了,小偉呢?是不是一早就跑出去了?出去也好,省的見面尷尬。」



  王欣想起了兒子。



  「一群馬屁精,只有我一個人做事。」王欣憤憤不平。



  將資料全部封裝好,王欣給自己泡了杯咖啡,想緩解一下自己的疲勞。



  這就像是一個引子,王欣火熱起來,身體的慾望逐漸洶湧。



  不大的辦公室,悶熱、躁動,像是著了火…



  慢慢的騎著自行車,剛剛自慰到高潮的王欣,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

  「真恨不得拔掉車座,只留鋼管!」王欣心裡躁動著。



  王欣回以微笑,轉身要去廚房燒飯。



  「哎!你屁股怎麼都濕了!」表姐驚訝的聲音響起。



  王欣羞紅了臉,在表姐不解的目光下溜進房間。



  晚飯是表姐燒的,小偉沒回來吃飯,打了個電話說是在同學家吃飯。



  「沒,沒事…」王欣回應道。



  「沒事?看你結結巴巴的就有事!」表姐語氣中充滿了關愛。



  「和表姐說說,你怎麼了?表姐一邊陪你看電視,一邊做你的傾聽者!」



  表姐的語氣更加溫柔。



  「那你有什麼想法?想怎麼解決?」表姐仍然很關切。



  王欣木然…



  小偉回來了!



  「讓小偉來和我們一起談談吧!」表姐見王欣不出聲,提出了個建議。



  王欣被兩人夾在當中,實在是有點困惑…



  表姐一陣風似的回到房間裡,手裡還有兩杯熱騰騰的牛奶。



  「來,喝杯牛奶有助於睡眠。」表姐笑嘻嘻的。



  王欣的身體又渴望了起來,可是現在身後的男人是自己的兒子…



  這是他能做的最勇敢的動作了,他還不敢把小弟弟放到臀肉上摩擦。



  當然,王欣仍在中間…



  王欣哭笑不得,表姐太調皮了。



  表姐和王欣面對面的躺著,表情有點怪異,似笑非笑。



  突然,表姐把王欣的胸罩向上一翻,把手伸了進去。



  王欣錯愕…



  表姐的手很柔軟,也很靈活,輕輕地撚著王欣漂亮的乳頭。



  王欣又被勾起了慾望,私密處的小溪流出了愛液。



  表姐也是女人,知道怎麼撩撥女人,一雙巧手在王欣的乳房上捏、掐、揉…



  王欣的呼吸開始有些急促,她甚至希望這是一雙男人的手。



  王欣眼神迷離,期待著手指的挑逗和進入。



  但她知道,她不能主動分開雙腿,主動地接受。



  表姐的手指並沒有進入王欣的銷魂洞,只是刮了一下外陰就縮了手出來了。



  王欣緊繃的身體放鬆了下來,同時也有些許失望。



  王欣慾火高漲,搞不清楚表姐的意圖。



  這是兒子對自己身體的玩弄,也是兒子對自己性的追求。



  怎麼辦?…



  「算了,只要不過分,隨他去吧。」王欣認命了。



  小偉早就看出來表姨在玩弄媽媽的乳房,他知道這是表姨在幫自己了。



  王欣的身體一動不敢動,任由後面的雙手為所欲為。



  王欣很舒服,默許著這種玩弄,慾火升騰…



  那根手指仍不滿足,輕輕地向下鑽去,碰到了唇肉。



  這顯然有些過了火,小偉還沒掌握如何讓這個美麗媽媽接受這種性遊戲。



  這次,是小偉錯愕了。



  王欣匆匆走到衛生間門口,門虛掩著。



  推門進去,突然看到表姐在刮陰毛,顯然已經刮好了,正在用水清洗。



  王欣臉紅了,表姐竟然在偷偷的做這種事情。



  「哦,你要上廁所麼,小偉呢?還在看電視麼?」表姐?起頭來。



  「真拿你沒辦法,你連女人都調戲。」王欣也笑了。



  「膽子這麼小?你是不是生我氣了?」表姐見王欣表情有些異樣。



  「那就請公主躺在浴缸裡,我來服侍你吧!」表姐同樣調皮。



  「會不會疼哦?」王欣仍有些擔心。



  「啊!」王欣突然被刺激,身體一哆嗦。



  這是久違了的被人愛撫的感覺,雖然對方是個女人。



  肉體的慾望又被調動了起來…



  「你知道剛才在床上發生了什麼?」王欣終於開口說話了。



  「發生了什麼呢?快和我說說。」表姐拿出剃刀,開始刮毛。



  「小偉怎麼了?快說哦。」表姐一邊刮毛,一邊急切問道。



  「唉,還是不說了吧。」王欣有些猶豫。



  「別吞吞吐吐的,到底怎麼了?小偉他摸你了?」表姐繼續問。



  「嗯,他…」王欣仍有些支支吾吾。



  「哦!」王欣柔嫩的菊花一縮,陰道內有水流出來。



  女人那裡受得了這樣的刺激,王欣的身體今天特別敏感。



  表姐不說話,一隻手在王欣的陰部和肛門用力的觸碰著、撩撥著。



  表姐在自慰…



  浴室裡,兩個美麗的熟女都在喘著粗氣…



  「妹妹,這樣你快樂麼?」也不知過了多久,表姐突然溫柔的問道。



  「嗯。姐,你這樣我有點受不了。」王欣也喘息著說。



  「嗯,剛剛很害羞,但小偉的撫摸也讓我很刺激。」王欣也很直白。



  「那,姐姐讓你更快樂好不好?」表姐突然來了勁。



  王欣微動了一下身體,不置可否。



  「妹妹,放開你的心,和表姐一起快樂吧!」表姐很歡快。



  「啊!」王欣呻吟了起來。



  表姐的舌頭很靈活,在陰蒂上不停地舔弄。



  王欣的身體,熱浪一浪高過一浪,陰道中不斷湧出淫水…



  「姐,用手插我!」王欣猛的喊了出來,同時也被自己的淫蕩嚇了一跳。



  「不,不要野男人,讓你兒子插你吧!」表姐仍然不肯插入手指。



  「動啊,快動,媽媽喜歡你動。」王欣已經要發瘋了,把屁股翹的更高。



  「好的,兒子馬上動了。」表姐興致高漲,同時突然快速地抽動手指。



  「姐,快到高潮了!快哦!」王欣幾乎是在央求了。



  是啊,王欣怎麼了?



  這個女人難道真的要走上母子亂倫的不歸路麼?